日本專門面向治療師和有志成為治療師的一本專業月刊雜誌“溫故知新”從2016年12月15日的第29期開始一直到2017年3月15日的第32期,連續四期,連載了電解還原水領域中的旗幟性人物 – 林秀光醫學博士的兒子林健司訪談臨床應用電解還原水中最著名的醫生 – 協和醫院院長河村宗典博士的對話錄筆者將其翻譯過來與各位分享,共同領略其中的精華!


這次我親自就水素水這個話題請河村宗典醫師談了談他的看法,以下就是這次對話的實錄,與各位讀者分享。
– 首先我想請河村先生談一下,您最初是怎麼知道水素水的呢?

1985年的時候,我和林秀光先生一起,偶然接觸到今天市場上仍在銷售的電解自來水的裝置。當時我並沒有對它有什麼興趣,可是林先生卻被吸引了。那種裝置實際上是在我們知道它之前20年就已經在日本發明出來了。那是1965年,當時的厚生省批准將其作為醫療器械進行管理。而我們在對此事實都不了解的情況下過了20年後,開始對它產生了興趣。林先生花了一段時間跟隨那些該裝置的銷售人員們跑遍了日本,有機會了解到各色各樣的人的用後感受。由此認定這種水裡面一定含有某些成分,於是就產生了在我們醫院也安裝這種設備的想法。這就是我最初的經歷。

因為林先生那會兒已離開臨床第一線,所以患者的臨床工作由我負責,而這種水的研究和假說的建立則由林先生負責,二人共同合作。最早有一位患有糖尿病的我醫院職員,之前一直都靠藥物進行控制,然而卻在僅僅只是改換了飲用水以後的兩週後竟然發生了巨大改變,“怎會有這種事兒!”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當然啦,不是全體職員們都喝了兩個禮拜,但從檢測數據到自覺症狀的改善及其他各種變化都發生在此人身上,他本人聲稱“都是這種水的功勞!”從那以後我也開始給許多人用這種水了。

– 那您在醫院裡是怎樣使用水素水的呢?

飯堂全面使用這種水,然後就是病房呀,住院大樓呀,到處都安裝了電解水設備,讓病人們隨便喝。

–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病人的症狀得到改善的呢?

我和林先生做了許多研究分析,結果並未找到令人信服的原因。儘管出現了好的臨床效果,但究竟是何原因我們不知道。當時這種水大家都叫做“鹼性離子水” ,那麼是因為鹼性嗎?我們建立了多種不同的理論來試圖加以解釋,然而不是這個不成立就是那個不成立。單憑鹼性這一點是說不過去的。後來在這種不明就裡的狀態中來到了1990年年代,醫學界開始逐漸認同“疾病是由活性氧引起的。”究竟什麼是“活性氧”呢?我們上大學時都沒學過。我和林先生都想拼命學習一下這方面的知識,然則在當時的醫學界,卻沒有專門介紹活性氧的書籍可供我們參考。“活性氧”作為體內生命代謝的結果會大量產生出來,具有很強的“氧化性”。一切生物只要呼吸氧氣就必然在體內產生活性氧,這就是疾病的根源。而植物和動物都擁有能清除它的“還原酶”或叫“抗氧化物質。”依靠氧氣才能存活下去的所有生物假如不能清除這種宿命性的“活性氧”,就無法順利進行生命代謝。我們滿滿地了解到了這一點。雖然人體內也同樣擁有若干種所謂的“還原酶”,但現代人卻無法將“活性氧”清除乾淨。大多處於過氧化狀態,也就是說體內有太多毒素。“喝電解水若使很多疾病得到改觀,那是不是能說這種水它具有能消除體內“活性氧”的“抗氧化作用”呢?“林先生提出了這個假說,相信這種水必定擁有與”氧化性“相反性質的”還原能力“。

這種水富含氫氣,理論上大家都知道,因為電解時在陰極端一定會產生大量氫氣。但事實如何呢?我們為了證明這種水確實含有氫氣,就拿去一家研究所委託檢測一下。結果對方卻不受理,他們表示:“世界上大量存在的水,包括自然界的水,自來水在內,作為飲用水的水中基本上都不含氫氣,你怎麼查結果都一樣,別費勁了”林先生並未就此放棄,耐心解釋說:“不可能這是用電解方式製造出來的水,在陰極端理論上一定會產生氫氣,而且實際上水中也產生出大量氣泡的呀,拜託幫個。忙測測吧“好說歹說後,對方同意受理了檢測結果發現,電解水中的氫氣含量是自來水的幾百倍之多,他也感到震撼:”!竟有氫氣含量如此豐富的水呀“儘管放置一陣子後,水中的氫氣會逐漸流失走,但若是剛電解出來的新鮮水,確實是含大量的氫氣的嘛從陰極端產生出來的氫達到飽和程度後變成氣體,當然有氫氣啦。

氫與氧相比,它具有“還原作用”因此林先生把這種電解生成的具有“還原能力”的水命名為“電解還原水”,或是能敵抗氧化的水 – “抗氧化水“,並且著書立說”原來是這種水!“。讀過這本書,專業從事抗氧化物質”多酚“研究的九州大學白畑教授所在農學系的一名研究生偶然在書店看到了林先生的這本書。因為是農學系嘛,大家一直在研究植物中所含的還原或抗氧化物質這類課題,對於這種水本身就具有抗氧化性的說法還是將信將疑。水是所有物質的溶劑,能溶解礦物質,營養素,多酚等溶質。全世界都在努力尋找含有抗氧化物質的溶質,可是要說作為溶劑的水它本身就有“還原力”,這是之前沒人想到過的事情。因此,那位研究生驚訝之餘,將此事告訴了自己專業的白畑教授。白畑老師也是專家,對此非常感興趣,於是聯繫上了林生,於1996年年開始了這種水的研究工作,並且很快在第二年就證明到這種水中存在“活性氫”!

– 能具體講下“活性氫”是什麼嗎?

白畑先生給林先生去了通電話問他說:“林先生您聽說過”活性氫“嗎”可是,因為林先生也是頭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於是馬上查化學辭典,才發現緊跟在“活性氧”之後的那一項就是“活性氫”。我們平時在查閱活性氧一詞的意義的時候,都完全不看它下面的活性氫的釋義。
白畑先生發現活性氫在電解製造的陰極水中大量存在。“活性氫”擁有能與“活性氧”的強氧化性相抗衡的非常強的還原力。由此,早年由林先生提出的“此水具有還原性“這個假說也就得到證實了。

白畑先生將此項研究成果發表在一家著名學會的美國期刊雜誌上公之於眾,在日本也召開了記者招待會,發表了這條消息,然而卻沒有人做出過任何回應,都不明白“活性氫“是什麼玩意兒,因為太超前了。總之呢,要讓這種水中含有豐富的”活性氫“,就必須對水進行電解。
實際上,氫氣就是由活性氫構成的,氫氣的本源就是“活性氫”。“活性氫”兩兩結合就變成了H 2(分子氫)。我們將其稱作“氫氣”。
我們拿去那家研究所委託檢測到的,實際上是這種狀態穩定的“分子氫”。但它的本源“H”稱作“活性氫”。

“活性”一詞是從化學角度講“活性度相當強”之意,也就是指“很容易與其他任何物質發生反應”,化學反應性很強。

因為“活性氫”極不穩定,為了成為穩定的物質,它很快就變成“H2”,“分子氫”了。於是,穩定狀態的分子氫就大量出現在這種水中並留了下來,越積越多,到達飽和狀態時就變成氣體揮發掉。

通常來講,“分子氫”是比較容易檢測的,但作為它的前驅物質“活性氫”卻是非常難測量的。
白畑教授好像也曾對活性氫的簡易測量方法進行過研究,但仍未找到一種能測量到“活性氫”的簡易手段。一旦找到的話,我相信“活性氫”理論會更早更快地傳播開去。

剛才提到,“活性氫”是前驅物質,兩兩結合就變成了“分子氫”。而金屬催化劑又能將“分子氫”還原變成回“活性氫”。這種電解設備的電極板有鉑金塗層,電解過程中超微量的鉑金會溶解到水中。其他的諸如鎂呀,釩呀這類礦物質,也有類似作用。

塗層採用鉑金的話,釋放到水里的就是鉑金,採用鎂的話,釋放到水里的就是鎂。它們作用在水裡面大量存在的“分子氫”身上,就又將“分子氫”還原回“活性氫“狀態。只不過還原之後呢,假如它們很快又兩兩結合變成了”分子氫“的話,就毫無意義。實際上,溶出到水中的金屬催化劑在把”分子氫“還原成“活性氫”的同時,還會將“活性氫”吸收到自己內部存起來。不論是鉑金也好,鎂也好,或是釩也好,穩定的“分子氫”,“活性氫”,“金屬粒子“,”金屬原子“,它們會組成一個原子級別的結構。而組成這個結構的物質叫做”金屬納米膠體“,即是吸附結合到金屬上的非常非常小的”納米粒子“。

只要進行電解,就必然會產生“活性氫”,但未被金屬粒子催化的部分它們會發散到空氣當中。所以說,不具催化作用的金屬就不能架住“活性氫”。因此,自然界中的絕大多數水都不具有“還原力”,必須要有“活性氫”的生成機制才行。我估計就是,金屬納米膠體中的“活性氫”被攝取進入體內以後,就被輸送到需要清除“活性氧”的地方,在那裡釋放出“活性氫”,從而清除掉“活性氧”。

– 您怎麼看氫棒?

林先生發明的“氫棒”是採用純鎂金屬來產生氫氣的。鎂顆粒很小,所以它與水接觸的表面積很大。當鎂與水接觸時,就發生電解效應,於是乎,可測量的“分子氫”達到飽和時就變成氫氣。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樣,“分子氫”大量產生這一現象與電解水裝置是同樣道理,意味著在其前驅階段存在“活性氫”。這些“活性氫”被輸送到身體中需要的地方,從而清除掉那裡的“活性氧”。

– 能否請您再談談“活性氧”呢?

30多億年前,地球上出現了生物,最初屬於微生物年代後來。這些微生物不是從氧氣獲得能量,而是從硫化氫等今天的人類若是吸了就會立刻死亡的一類劇毒物質獲取。 ,植物的祖先們從微生物中誕生出來,開始了光合作用,利用二氧化碳氣體和陽光製造出來的氧氣和蛋白質逐漸在大海中儲存起來。於是,從30億年都幾乎沒有任何進化的單細胞生物的微生物中,開始出現一些試圖利用氧氣來代替硫化氫進行生命代謝的生物。可是呢,在此類生物還沒出現以前,微生物只要一吸入氧氣,就立刻死光光了。這是因為吸入的氧氣在體內生成出的“活性氧”所造成的。就像自己擰自己的脖子“自殺”一樣。

氧氣對當時的微生物來說是劇毒,正如對我們而言硫化氫是劇毒一樣。但假如說吸入氧氣的微生物全都死絕了的話,那今天的地球就仍舊是一個微生物世界。發生了何事呢?能夠在自己體內合成能清除“活性氧”的“還原物質”或“抗氧化物質”的微生物逐漸進化到可以利用氧的地步了!從結果來看,比起利用硫化氫來進行生命代謝,氧氣的效率要高出太多了。解決了“活性氧”這一難題的微生物後來不斷分化,進化,直至出現了現在的人類。而這個過程僅僅只花了5億年。生物的歷史中最初的30億年左右,一直是單細胞生物的世界,無氧條件下的進化相當緩慢,而進入到利用氧氣進行生命代謝後僅用了5億年就實現了爆炸性速度的進化。但是呢,利用氧氣對生物來說雖是一場大革命,但同時也落入一種必須與“活性氧”交戰的宿命當中。

為了清除體內的“活性氧”,所有生物都在自己內合成“還原物質”或“抗氧化物質”。這樣,它們才健康活下來並不斷進化。那麼,現代人卻為何鬥不過“活性氧”呢?原因是現代人體內所產生的“活性氧”過多了。為何會過多呢?環境污染,尤其是水!(下面這段如同林秀光先生附體了一般……)因為自來水是“毒水“嘛,所以每天喝著”毒水“,當然就會短壽,生病也自然免不了。這一點兒一部矛盾。是現代人自己把環境破壞了。日本的自來水雖然已是世界上相當優異的飲用水,但對生命代謝而言卻不能算作是好水。因為投放了大量漂白粉,具有很強的氧化性,這樣一來,體內最為重要的水就變成了“毒水”。而身體在處於氧化狀態時靠自己來還原清除“活性氧”的能力又是捉襟見肘,因為毒素實在太多了。以呼吸氧氣為生的生物體內必然生“活性氧”,必須要清除它們才行。所以說,那些堅持說“並非所有活性氧都是壞傢伙,也有部分是有益的活性氧呀”之類的,完全是在狡辯。“活性氧也有好有壞之分呀“這種表裡不一式的說法是完全沒道理的。”活性氧“作為生物轉為呼吸氧氣維繫生命後的一個宿命,乃是一種必要之惡!

河村宗典簡介
1938年年生於山口縣。
1964年年神戶大學醫學系畢業。
1965年年〜1977年神戶大學醫學系第二外科教研室任職。
1978年年取得醫學博士學位。
1977年〜年1981年擔任特定醫療法人誠仁會旗下的大久保醫院副院長。
1981年〜2014年擔任特定醫療法人誠仁會旗下的協和醫院院長。
1985年開始臨床應用電解還原水(電解水素水)。
2014年擔任協和醫院名譽院長至今。

– 氫的最厲害之處在哪裡呢?

比如說維生素Ç也具有很強的“還原力”或“抗氧化作用”,但是,用維生素Ç來補充“抗氧化物質”時,雖然也能起到清除“活性氧”的作用,但與此同時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