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輻射致癌的說法早就有了,不過到現在學術上並沒有達成一致看法,從目前的研究看,這種風險非常可能存在,不過這種危害的程度可能不足以對抗人們使用手機的慾望,那麼作為普通人應該怎麼辦?至少我們不能等待最終的結論,應該提前預防和立刻行動起來。

在沒有拿出如何解決問題的更好方法前,我個人建議有三:

一、減少親密接觸。這是從源頭上解決問題,盡量減少手機的使用量,不使用手機時,盡量把手機放在遠離身體的區域。

二、增強自身抵抗力。努力改善生活方式,適當增加運動,少吃不健康食物,呼吸新鮮空氣。

三、用氫氣等抗氧化食物和物質。因為氫氣是一種獨特的選擇性抗氧化物質,能減少氧化損傷。手機輻射從目前研究看本質上也屬於一種氧化應激導致的DNA損傷,那麼具有選擇性抗氧化的氫氣就有了用武之地。

建議沒有認真論證,僅供參考。 

最近美國政府資助的一項大型研究發現,雄性大鼠暴露在手機輻射環境下容易生罕見的腦瘤和心臟癌,這一發現增加了人們對這種廣泛使用設備的健康危害的擔心。這是手機輻射暴露效應方面最全面的一項動物實驗研究,但是研究人員認為這個研究目前得出結論為時過早。研究本身存在許多問題需要考慮,例如為什麼只有雄性動物的癌症發生率增加,而雌雄大鼠沒有發生這種變化。為什麼暴露在手機輻射環境中的動物壽命會更長。當然這個研究也沒有明確這種現象的生物學機制,動物實驗結果也不能等同於人類同樣如此。(對這兩個問題,許多人提出質疑,認為存在這種改變本身就必需警惕,而不一定要什么生物學機制,動物和人的效應當然不一定完全一致,但這一直是科學研究模式,先動物實驗,然後人類效應確認,因為不可能任何試驗都先用人。對藥物治療效果評價來說,原則是避免將動物實驗藥物效果簡單向人類擴展,但是對一些藥物不良效應來說,動物實驗結果都會作為可能有害的證據。這是從盡量避免危害人類的角度考慮問題)。

美國國家毒理學計劃NTP的這一研究結果5月26日發佈在bioRxiv預印服務器上,這一研究計劃由美國多個政府機構共同資助,研究結果已經引起科學和政治領域的極大關注,大家一致呼籲進一步深入研究,並可能對手機使用安全發出健康危害警示(類似吸煙有害健康嗎?)。

項目副主任國家環境健康科學研究所生物統計學家ChristopherPortier說,“這是個大問題,一定會引起民眾的擔心。因為這涉及到大眾的日常生活,必需立刻仔細評估”。美國FDA的一項聲明中說,已經組織專家小組正在對這一研究數據進行評估,將提出關於手機輻射危險性的看法。

這一研究結果最早5月25日簡要公佈在《微波新聞》Microwave News上。研究不僅用了大鼠,也用了小鼠。NTP官員項目副主任John Bucher在周五新聞發布會上說,他們決定先發表大鼠研究數據,2017年研究計劃結束時會發布所有數據。這種研究涉及公眾利益,也會受到公眾的極大興趣。所以他們覺得這些結果足夠引起大家對手機健康危害性的討論。

這項新發現是在FDA的要求下,投入250​​0萬美元開展的毒理學研究計劃。科學家在芝加哥建立了21個特殊輻射“迴聲”房間,這種設計是讓整個室內手機輻射均勻地分佈。大鼠和小鼠在這個房間內飼養籠內連續生活2年。90只動物,性別分離,每天暴露在手機信號下9小時。有些大鼠接受輻射劑量為每公斤體重1.5瓦特,聯邦通信委員會設定1.6瓦特為最高手機輻射劑量,另2組動物接受2倍或4倍的手機輻射劑量,對照組沒有手機輻射暴露。

在手機輻射暴露的大鼠體內,病理學家驚奇地發現有兩種罕見惡性腫瘤高發,一是腦膠質瘤,大約2-3%輻射組雄性大鼠發生;另一個是雪旺氏細胞瘤,大約2-6%輻射組雄性大鼠在心臟上發生,雪旺氏細胞是外周神經纖維形成髓鞘膠質細胞。沒有手機輻射暴露的大鼠沒有發現這兩種腫瘤,所有組雌雄動物也很少發生,各組之間差別很小。

Bucher說,這一結果受到關注是因為這一研究和許多人類研究結果對應,人類研究提示,使用手機和膠質細胞瘤和聽神經瘤有關係。心臟腫瘤的數據最明確,因為心臟癌症發病率存在輻射劑量依賴關係,發病率最高的是接受最大劑量的一組動物,高於低劑量組和對照組。相反腦瘤發生和劑量沒有明顯相關性,在其他實驗對照組也曾經發現存在這種腫瘤(自然發生)。Bucher說,綜上所述,研究證據有力說明手機輻射和腫瘤發生的關聯性,但是這個結論仍然不能明確,目前仍然進行內部討論。大多數人看到這一發現的第一感覺是,無線電頻率輻射和腫瘤發生存在聯繫,但目前並不能作為廣泛性的結論。

國立衛生研究所院外研究辦公室副主任心髒病學家Michael Lauer對此結論表示懷疑,他認為研究動物數量相對比較少,擔心可能是假陽性的結果。他寫道,“我不能接受作者的結論”。但是許多科學家認為這一研究的動​​物數量並不少。

手機輻射是否能引起癌症,科學界從來沒有達成共識。2011年WHO癌症研究局IARC宣布手機輻射屬於一種可能致癌物,這一宣稱是基於流行病學研究發現膠質瘤和聽神經瘤發病和手機使用之間存在潛在關聯。但科學家懷疑手機這種非電離輻射怎麼可能導致癌症,因為這種輻射並不能導致電子脫離原子軌道,不具有產生細胞損傷的可能。(這是典型的還原論思維,總希望在原理上理解現象,但不能忘記,人類對生命的運行規則並不了解。生命不是簡單的物理化學規律,有其獨特性)。

FDA聲明強調,過去對人類“有限證據”“limitedevidence”研究發現手機提高人類癌症風險,大多數研究數據都不支持手機輻射和任何健康危害存在關係。所謂有限證據,就是證據不那麼靠譜和確定,只是有可能性。手機工業組織CTIA(美國無線通信和互聯網協會)也發表聲明,認為研究報告應該考慮“過去研究沒有發現手機信號不會造成健康危害”。

研究項目科學家說已經發現了解釋這種效應的明確線索。他們發現來自輻射房間80隻小鼠和大鼠組織DNA存在斷裂現象,而且DNA斷裂隨著輻射劑量增加而增加。這可以證明,手機輻射確實能導致DNA斷裂,DNA斷裂是癌症發生的重要原因。當然有可能是手機輻射直接引起,也有可能是輻射干擾了DNA損傷修復機制。

另一種說法是動物實驗發現不能簡單擴展到人類,因為這些動物暴露在穩定劑量環境中,而人類只是將手機放在耳邊。許多科學家小組嘗試將這種研究和人類研究數據進行關聯研究。歐洲五國科學家對30萬人手機使用習慣進行5年追踪,同時對這些人癌症、神經系統疾病、心髒病、頭疼和睡眠障礙等進行研究分析。另外西班牙環境流行病學研究中心對903名10-24歲腦瘤患者手機使用習慣與1800名健康人進行比較。目前這兩個研究項目還沒有報告研究結果。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